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M | 03-Jun-12, 12:30 AM | 人生相談 | (126 Reads)

       前幾天的一個晚上夢見了一個人,就像先前談到「Sudden Light」的情況一樣,驀然有一段熟悉的片段在我腦海中浮現。這個人在我生命中的意義不大,我們也沒有太多的交集。但他卻讓我對死亡有更深刻的認識。

       他是我其中一個遠房親戚,大概是三年前七月的一個星期六,我在將軍澳醫院親眼目睹了一個人心跳停頓的一舜間。前一秒,病房還充斥着急速的呼吸聲,下一秒,寂靜的房間就只剩下八個人。他離開了,因死前呼吸困難而扭曲的臉孔我還歷歷在目。

  有人說擁有越多的人,就越怕失去。也許我擁有的不算多,也許我年紀還小,自然也不太害怕死亡的到來。畢竟人一出生就開始了步向死亡的旅途。雖然這是個殘忍的真相,但卻是無法否認的現實。

  我承認我是一個愛幻想的人。我常常在想,會不會有一天,身邊的人全都消失啦!或是,我突然離開了這個世界啦?如果死亡只是一舜的事還好,就像我祖母一樣。早上還在做物理治療。中午卻突然心臟停頓了。過身的時候一點痛楚也沒有。但是如果像我的遠房親戚,死前還與病魔對抗了整整一個星期。那一份痛楚,又會是怎樣的呢?但後來我發現,無論我花多少時間去想,我還是不可能給自己一個答案。

  我也是一個愛冒險的人,喜歡去挑戰自己。初中的時候還會自己一個人在晚上去走山徑。去一些無人的地方(我蠻喜歡逛墳場的,逛墳場可以認識不小歷史,但那些地方晚上多會有管理員,所以都只在中午時入,黃昏時出。另外山間也有不小較大型的古墳,有的什至是皇室後代,十分有參考的價值。),什至故意走禁止進入的山路,去訓練自己的膽量。(其實這行為是十分十分危險的。由其是女生,如果真的要晚上去行山的話,最好還是和朋友一起。)在那一刻,我確實的感受到自己的存在。就像做運動一樣,當汗水在臉上滑下時,當心臟在無人四野還在跳動時,我知道我還活著。我還享有控制自己的手,腳,呼吸的能力。我還能好好的抬起頭來,看那迷人的星空。

  到了高中,我參與不同的活動,認識了一群好朋友。在生活的圈子中,找到了屬於自己的位置。正如奧地利作家茨威格(Stefan Zweig)所說-「一旦你知道,你對別人也還有一些用處。這時候,你才會感到自己生活的意義和使命」。我開始思考,原來活著是一件怎麼的事。活著,並不是每天完成指定的工作,任務。更不是跟隨別人的想法去行事。如果每一個人生下來就有屬於自己的定位,活著就要去找尋那個獨一無二的位置。活著就是要感受自己,了解自己。活著,就是要享受當下你擁有的。

  沒有人能控制未來,沒有人能預知下一秒的事情,更沒有人知道死後的世界。或許就下一分鐘,我們都要跟這個世界說「Bye Bye」。但至少這一刻我還活著!人沒有決定死亡的權利,卻有義務使自己活得有價值。預期去擔心將會失去什麼,預期去擔心我們沒法知道的事。不如去想想我們現在擁有的,不如去想想我們真正想作的東西,不如好好的享受當下。既然我們無法決定死亡,那我們就更應該使自己活著的每一分每一秒也是充滿意義的。

   可能有一些年紀較大的人認為,這只是一個輕狂少年所寫下的廢話。我說:「人不輕狂枉少年。」至少我還可以選擇自己的方去,選擇自己的道路。至少,我還好好的活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