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雷佬 | 25-Sep-11, 1:30 AM | 亂吹一通, 人生相談, 散文創作 | (125 Reads)
Picture
以下內容只屬個人感受,不喜勿入

筆者在通識課上了一課有關身份認同的課程,每一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獨特身份,例如我是中國人、我是香港人、父母的兒子、別人的朋友,甚至是別人的男女朋友,每一個人都擔當著不同的角色,而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特色,每個人都是建基於身份之上,無一例外,但筆者卻不覺得自己有一個獨特的身份,而我更稱不上是一個人。

人一生也在追求身份上的認同,我也不例外,不斷塑做自己的身份,但人越大,卻開始發現自己根本就在追求一種沒有意義的東西,自根本就沒有身份可言,昨天晚上,與老爸吵了一架,內容主要是關於我的學業問題,我很記得當中的幾句。
「我是不是要無論在什麼時間也要做你想我做的事情?」
他很爽快地答了我: 「是!」然後一切都沒有再繼續了。

我反複推敲這句話的意思,想了一段很長的時間,也流乾了眼淚,最後得出了一個自己不想要的答案。

「我根本就沒有任何身份」,何出此言呢? 我心裡很清楚,自小父母就已經要我做很多事情,而我是一個十分隨和的人(也就是牆頭草) ,當然不會反對,每次都去完成那些指令,一次又一次。如今,已經十七年了,我還是不停地去完成那些指令,完成的話,就會報以獎勵,「阿仔,你真乖。」可是儘力後仍然失敗的話,就不會有任何獎勵,還要冷言冷語,反反複複的十七年間,我已經沒有再計算過自己成功了多少次,更沒有數過己失敗了多少次,只有一點我很清楚的是,我不再把所謂的獎勵放在眼內,每一次也只是以心而行,發自內心,希望能幫到父母,讓他們快樂就已經心滿意足,但一切卻被昨晚的一句打破了。

我的心很痛,心如刀割就是這種感覺吧,淚也不停流下來,原來我一直努力做的事情在他們眼中只是必然,無錯,我只是一條狗,我也只是為了獎勵而向他們擺尾,我的心真的很痛,我連一個「人」的自尊也沒有,我只是一頭聽聽話話的狗,遵從所有的指令,就能有獎勵,但現在的狗還被我好,至少他們能有骨頭作獎勵,但我只有一句似有似無的說話,可能,我連「狗」也不如。
我一直渴望的不是一句冷冷的說話,而是關懷,就算只有一秒,一秒就足夠,至少我在那一秒能取回做人的尊嚴,可是上天不曾給我這個機會,往往的期待也變成了一次又一次的失望,我的心很痛,外面的人也不曾尊重我,每一句的稱讚也是有目的在後,卻沒有一次是真心的,我不渴求什麼,一秒,只是一秒就已經足夠足夠了,但這一秒沒有出現過,我不會恨他們,我只會恨自己為什麼連自己唯一的東西「尊嚴」也守護不住,果然,我不配做人,或許當一條「狗」,當一條「愛他們的狗」。